同路人分享
Sharing of members


you are not alone

     大家好,我是Mike,為Let’s Talk ADHD總編輯。我在三十多歲才確診患有ADHD,也有輕度閱讀障礙。過去的資訊和科技沒有現今發達,社會對ADHD的認知有限,身邊人從不知我有ADHD,從小我的閱讀速度已很慢,但我以為其他同學如我一樣,就讀初小時考試成績很差;到高小階段,腦袋突然開竅,在找到適合的讀書方法後,考試成績突飛猛進。到中學階段,由於勤力學習,在校內考試成績不錯,加上參加不少校際比賽和課外活動,深得老師愛錫,不過,當老師以為我在公開考試會取得不錯成績之際,結果強差人意,從此我更缺乏自信,認為自己做甚麼都會失敗。

 

     由於從小喜歡汲取知識,對社會和世界充滿好奇,因此選擇從事傳媒工作。畢業後成為財經記者,雖然對工作充滿熱誠,但限於體弱多病,加上未不知自己受ADHD症狀影響,例如工作時常忘記、看漏或看錯資料,難以有組織地編寫新聞內容等等,經常被上司責罵,更曾遭警方同事排擠,當時患有長達近十年的抑鬱症、焦慮症,同時一股責怪自己的怨氣,也影響當時的人際關係。在這個惡性循環下,我的情緒病病情亦進一步惡化,當我身心俱疲之際,決定走到神學院修讀「基督教輔導學」課程,學習聖經㖝心理學知識,並展開助人自助之旅程。

 

     之後,雖然情緒病病情好轉,但工作上仍面對很多挑戰和困難,總是覺得自己技不如人。在2017年一次在家上網尋找資料時,懷疑自己可能患有ADHD和閱讀障礙,決定找醫生求診;在確診後,我如釋重負,解破過去謎團,並接受藥物及認知行為等治療,無論個人的精神健康、專注力、情緒控制上都有改善,而且工作表現有進步,獲得上司和同事的讚賞和肯定。

 

     我開始思考怎樣透過個病患和經歷來貢獻社會,慶幸是在那段時間,認識Amanda,被她立志要為ADHDers「做點事」的決心而感動,於是替她所設立的Let’s Talk ADHD平台提供相關ADHD的新聞和資訊,推廣社會共融,希望透過文字和影片,幫助與支持患ADHDers。最後,我鼓勵懷疑或已確診ADHD的朋友,縱然過去或現在人生感到迷茫,但天生我才必有用,請相信自己,您有能力過得更好,因為您值得更好!


by

Mike
-
Let’s Talk ADHD總編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