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與ADHD共舞—「...ADHDer的人品有問題?還是腦袋結構出了問題?」




記起一年前,我與Let’s Talk ADHD(簡稱LTA)創辦人Amanda談起ADHD症狀,如何影響自己的工作表現、精神狀態和人際關係時,發現大家過去都有類似的經驗,再怎樣從低谷中走過來。當時Amanda有個想法和使命,希望透過過去經歷支持同路人,決定「做一些事情」便開辦LTA,而我就透過文字分享自己如何與ADHD共處,並向大眾推廣有關ADHD的資訊。


美國南卡羅來納州醫學大學精神病學臨床教授兼ADHD專家Russell Barkley指出,ADHD不是情緒障礙,而是無法調節情緒的障礙。大腦的前額葉主要負責調節專注力、行為及情緒的區域,例如暫緩情緒、評估事件的重要性、計算情緒反應的代價,並抑制任何不利自己的行動。而大腦神經細胞之間的溝通則透過「神經傳導物質」在一個名為突觸‭ ( ‬synapse‭ )‬的地方內傳遞。「神經傳導物質」有很多種,其中包括「多巴胺」及「去甲腎上腺素」,這兩種物質在突觸的數量上無論太多或太少,都會影響前額葉能力。


由於ADHDer的基因令負責平衡「多巴胺」數量的「多巴胺遞輸蛋白質」過分地釋出,將突觸中過量的「多巴胺」送回神經細胞,導致突觸內的「多巴胺」太少,影響前額葉控制專注力、行為及情緒,導致ADHDer無法對一些事物作任何評估和抑制,情緒就會大肆爆發。ADHDer本身已有衝動的問題,加上長期挫折,令他們累積許多壓力,導致憤怒爆發,產生不少人際關係問題。


LTA曾舉辦公開活動,活動中有ADHDer分享自己所面對工作、家庭、人際關係等困境,身邊人未能理解他們的難處,而且批評和怪責他們,甚至認為他們有人格障礙,為人自私和自我中心,令他們心緒陷入自責,患上抑鬱和焦慮等共病。


以我為例,焦慮症令我時常不能放鬆,大腦每日都颳起強烈颱風,臉上表情繃緊,經常「黑面神」上身,導致「生人勿近」。另外,在確診和接受ADHD治療前,對部分人和事的反應過大,只要有點不滿便「不經大腦」表達出來,而且表達時七情上面,就像按下「核爆按扭」,好有火,好憤怒, 誰知內心只想「呻兩句」,「呻兩句」後連當事人和整件事件就馬上忘記得一乾二淨;有時語出驚人,傷害對方,都懵然不知,結果一些關係就此破裂。


若曾有ADHDer在說話上傷害過您,令您感到冒犯,先在這裡向您道歉,說聲「對不起」,也希望您見諒,因為ADHDer「不知者不罪」。許多ADHDer確診後,都說重生認識和接受自己,對過去事情釋懷,這是十分欣慰。下次再與大家分享ADHDer常遇到的人際關係問題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專欄作者:

報紙網站財經記者、主持、

「Let’s talk ADHD」core operator

——Mike 梁佩潔


歡迎大家來信互相交流:mike@letstalkadhd.hk

3 次瀏覽

重要聲明 

《Let’s talk ADHD》為讀者和觀眾提供健康及生活資訊,惟若讀者和觀眾有任何疑問,請向醫生或相關專業人士,

包括心理學家或治療師等,尋求專業意見和治療。

本平台所刊登之廣告所涉及的產品和服務,均由客戶提供,本平台當力求內容真確,惟並不代表本平台及各專家顧問之立場。

logoclrxl.png
  • Facebook
  • YouTube
  • Instagram

Let's Talk ADHD @ PresentationTech Limited 2019. 保留所有權利。